当前位置:首页 / 新知 / 正文

为什么看到别人受伤 自己也会感到痛 为什么人在迷糊时会说胡话
0

催眠真的能让人言听计从吗 关于催眠的5个误解

新知 | admin发表于2024年03月22日 | 5858个浏览

催眠真的能让人言听计从吗 关于催眠的5个误解

一位神秘人来回摇荡一块怀表,口中重复着“你感觉越来越困、非常地困”这样的话,并对着他的催眠对象发出一系列绝对性的命令——在流行文化中,催眠术经常被刻画成这副模样,尽管这并不是催眠术真正实施的方式。受流行文化影响,不仅大众对催眠术产存在许多误解,甚至连一些专业人士对催眠术的理解也存在不准确的地方。

根据美国心理学会(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给出的定义,“催眠术”(hypnosis)是专业人士或研究人员在治疗某人时暗示他经历感觉、知觉、思想或行为变化的过程。催眠常被用来治疗一些心理疾病,如焦虑、创伤后应激障碍、抑郁、失眠、饮食障碍等。而神经影像学研究表明,催眠的效果在于其激发了被催眠者与暗示事件(suggested events,例如产生对物体的幻觉)相一致的大脑区域(例如视觉处理区域)。

“催眠术”也常存在于各种流行文化——尤其是影视作品中。在这些作品中所表现的“催眠术”通常十分神奇:比如在电影《惊天魔盗团》中,魔术师可以利用催眠术操纵人的潜意识,引导催眠对象做出特定的行为;《催眠大师》中,心理医生通过催眠让患者进入了一种特殊状态,使其在现实世界和内心世界中来回穿梭;《逃出绝命镇》中,催眠师能通过催眠术禁锢一个人的思想,从而剥夺被催眠者对身体的控制权,等等。

当然,这些神奇效果更多是流行文化对催眠术的艺术加工,与现实中医学上使用的催眠疗法相比存在很多差距。而这种差距一方面给催眠铺上了一层神秘色彩,另一方面也让大众对催眠产生了诸多误解。

对“催眠”的误解

史蒂文·杰伊·林恩(Steven Jay Lynn)是一位催眠方面的专家,同时也是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宾汉姆顿分校学的心理学教授。他相信催眠术有着很多有益的临床应用,但是关于它的谬论限制了其潜力的充分开发和利用。

最近,林恩和两位同事在BJPsych Advances上发表了一篇题为《通过科学证据来调和针对催眠术的谬见与误解》(Reconciling myths and misconceptions about hypnosis with scientific evidence)的评论性文章,他们在文中阐述了有关催眠术特点及实践的若干错误观点和误解,这些谬论很常见并在流行文化中广泛流传。该文章的新闻稿总结了几个最常见的关于催眠术的误解:

误解1: 被深度催眠的人会“盲目顺从”

流行文化经常传达出这样一种观念:“催眠术是对被催眠者实施的特定行为,可以被利用于控制他人”。因此很多人认为,被深度催眠的人会表现出“盲目顺从”的状态——无论催眠师暗示什么,他们都会自动听从。但实际上,处在催眠状态的人并不会失去对自身行为的控制,他们能够抵抗、甚至反对催眠暗示——这取决于他们是否有保留自我控制权的意图和期望。

误解2: 被催眠的人进入了一种特殊的无意识状态

催眠经常被曲解为一种特殊的状态——被催眠者的心理防御机制被削弱,在一种“躯体放松、有意识的无意识状态”中,深入自己的潜意识。

然而事实上,即使一个人正在健身房骑着单车、意识清醒,他也能够对催眠暗示做出反应。“有意识的无意识状态”这种表述是不准确的,因为就算是最容易被催眠的人,在催眠状态下也是完全清醒,并且能够感知周遭环境的。对催眠更准确的理解是将其看作一系列程序——在这些程序里,口头的暗示被用来调节人的意识、感知和认知——而非不必要地去激发一种“特殊的状态”。

误解3: 一个人要么能被催眠,要么不能

尽管每个人对催眠的敏感程度是相对确定的,但是“一个人要么能被催眠、要么不能”这种假设并不准确。同一个人对不同催眠暗示的反应能力可能差异巨大——他可能会对某些特定催眠暗示有反应,但对另一些暗示没有反应。不过,大多数人对于催眠的反应能力还是足以支撑其从治疗性的催眠暗示中实际获益的。

误解4: 催眠师有特殊的能力

很多人觉得催眠师就像巫师一样,有着能够催眠任何人的特殊能力。但这种广为流传的说法完全是荒诞的。事实上,实施催眠诱导和精确暗示并不需要任何特殊的能力,只需要社交能力以及实验和临床程序所需要的基础技能(例如建立融洽关系的能力)——不过催眠术只能由经过训练的专业人士在特定情况下使用。

误解5: 被催眠者可以通过催眠找回前世记忆

这也是经常存在于影视作品中的情节:催眠术能帮助被催眠者回想起遥远的前世生活中极为精确的记忆。现实生活中也的确有一些人声称自己通过催眠找回起了前世记忆。但是相关研究发现,这些所谓的“前世回忆”,更多来源于被催眠者身边所获得的信息和他们自己的想象,实际反映的是他们对于在给定历史(如公元十世纪)关于自己前世生活经验和身份(例如,不同的种族、文化和性别)的期望、幻想和信仰。

“谬误”不仅存在于大众

这些对催眠术的误解,不仅存在于不了解催眠术的普通大众中,在专业人士中同样存在,甚至一些谬论在临床医生以及催眠教育工作者中也广为传播。

2021年,同样是在期刊BJPsych Advances上,几位研究者发表了一篇名为《提供给精神科医生的催眠疗法最新进展》(Update on hypnotherapy for psychiatrists)的论文,该论文对于催眠术在临床上的应用以及神经科学上的一些机制做出了非常精彩的总结,但对于催眠术的一些解释仍然犯了上述的一些错误。

而林恩和同事发表的《通过科学证据来调和针对催眠术的谬见与误解》,正是针对于上述这篇论文的评论性文章。他们引用了现有的研究证据,纠正了该论文中存在的一些不正确或不准确的地方:比如该论文也将催眠术描述成为一种特殊的“有意识的无意识状态”;以及认为被催眠者会“盲目服从”医师的建议等。

关于这些大众以及专业人士对催眠的误解,林恩和同事在文章中提到:“传播关于催眠的错误信息会使人们对催眠产生非科学和不准确的看法,并使催眠领域远离证据基础,这样做会对临床医生如何应用催眠术造成潜在的不利后果。”他们希望这篇评论文章能“引起人们对临床实践与证据基础之间常见差异的更多关注,并进一步促进精神科医生接受催眠这一宝贵但常被误解的技术的培训和认证”。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催眠 ”的冷知识

猜你喜欢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最近发表